当前位置: 杭州网> 杭网评论> 焦点图
视频在线答题“撒币”,玩的仍是烧钱争流量入口

    互联网时代,一切生意的本质都是流量。

    有人说,这就是一句正确的废话。但在BAT几乎垄断了大部分流量入口的时代,随之而来的一切商业模式似乎都是在流量入口上抗争起义,希望在BAT等巨头们镰刀割不到或者还没注意的地方小有斩获。

    这不,新年伊始,视频网站在之前推出一坨坨网红主播后,最近又突然搞起“撒币”在线答题,再次一夜火遍网络。

    先是1月3日,永远在线、永远有话题的“国民老公”王思聪在他超2千万粉的微博上发了布“我撒币,我乐意”、“每天我都发奖金,今晚9点就发10万”等,用来推他投资的一个叫《冲顶大会》APP。接着,映客直播的《芝士超人》、花椒直播的《百万赢家》、西瓜视频的《百万英雄》纷纷加入,360的周鸿祎也发微信朋友圈自黑:“2018年的第一周总结——王思聪撒币,张一鸣撒币,周鸿祎撒币,奉佑生撒币。”

    “撒币”这个让人闻音就会生歧义的词儿,也一下因在线答题直播模式,刷爆微信朋友圈。

    对于这种貌似知识答题,我们并不陌生。早几年,印度有一部得了奥斯卡大奖的电影《贫民窟的百万富翁》,讲的是一个茶水小哥,去参加电视知识大奖赛,因为坎坷的生活经历恰好与问题有关,而赢得百万大奖的故事。再往前,王小丫主持的《开心辞典》,李咏的开心52,都是答题赢奖品。

    几乎零门槛,只要参与答对题,就能平分这一场奖池里的数十万、甚至百万的资金。所以,这类直播类App就立马成为2018年开年的互联网爆款。

    传媒的商业模式是影响力变现,影响力分解开来就是注意力、传播力、公信力等等。注意力经济落到实处就是流量,所以这么多年来,各款创新,各种颠覆,都是对流量以及流量入口的渴望而开展的争抢、卡位及再分配。

    在传媒媒体之外的各种平台,相对而言,总是缺乏自产原创等内容,在版权保护越来越严厉的当下,要像当初门户时代新浪们几乎白得内容的好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平台们也一直在努力创新,平台自身的内容。前几年,以知乎为代表的问答类异军突去,今日头条等移动互联网的新贵也纷纷响应。平台巨头们发现,用这种方式,确实能聚人气,吸眼力,而且由这种UGC产生的内容,成本低,质量却不低。与纷纷开出的媒体号相得益彰,基本可撑起一个平台海量的内容需求。

    但推出一款新产品,互联网公司都会嫌自然增长太慢,捷径就是用烧钱撒币来催生流量。如之前的网约车,去年的共享单车,都是如此。曾经热得投资人从业者血液都要沸腾的视频直播,当初是用钱捧红了那一批批“网红”,“网红”却不能成为平台的固化资产,相反是“穷庙富和尚”。不说“网红”对平台没有归属感,粉丝们到头来也是只认他们心仪的“网红”,却不管平台是谁。这显然让平台当了空砸钱的冤大头。这次答题直播,重奖直接给参与答题的粉丝,至少是精准对着用户了。

    但当单日奖金30万、130万、210万、500万、甚至4000万……这样每天在不断增加、刷新纪录的奖金之下,闻讯而来的网民们,路转粉以后,会有多少黏性呢?哪天奖金没了,还能留住人吗?不就是跟砸钱捧网红不同的撒币方法,同一种钱没人散的结果吗?

    所以,笔者认为,这一波的直播问答,传媒冷眼观之就罢,反正咱也没有这么多钱可以烧。且看他起高楼,且看他宴宾朋,且看他楼塌了……

    不过,有一点现象要引起我们注意。就是答题直播平台在烧钱时,居然有金主出现了,花椒跟美团合作,映客的芝士超人拿到趣店的1亿元广告。广告又会有个新品种——商家嵌入式问答。

    如果说平台要抢占的是流量和流量入口,那么想投入广告的商家恒久不变要的流量带来的“注意力”。

    “注意力”经济,这是我们无法回避必须正视的问题。

 

 

来源:杭州网    作者:阿吴先生    编辑:李媛    
联系我们
  • 责任编辑:李嫒
  • 联系电话:0571 - 85053959
  • 新闻热线:0571 - 85052222
  • 爆料QQ:20090057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10366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05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3312006002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浙网文[2012]0867-091号 | 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1041366号-1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法律顾问: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马宏利
Copyright © 2001 - 2015 Hangzhou.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