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杭州网> 杭网评论> 热点聚焦> 文化体育
长城保护如何与涂鸦文化共存

    长城上刻字,屡禁不止。近日,一组名为“八达岭长城遭刻字,有大量英文”的照片在微博上流传,引发网友热议。八达岭景区回应称,目前景区拥有自己的执勤队伍,文管科人员也会每天沿着长城巡视,制止游客乱涂乱画。

    历史文化景点为“刻字留名”所伤,并非个例。从古埃及神庙到意大利古罗马大剧院,都留下了一些游客“到此一游”的痕迹。“雁过留声,人过留名”是一种复杂的文化心理。在浩荡的历史长河中,这种刻字行为对抗的是个体的渺小感与微弱的存在感,或者是古时文人雅士的流风遗韵使然,令今人误以为随便画两笔是很风雅的做派。

    早在1987年,八达岭长城就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2003年颁布的《北京市长城保护管理办法》规定,禁止从事刻画、涂污、损坏等危及长城安全的活动,违者应由文物行政主管部门责令改正,并可处200元以上500元以下的罚款。只是,14年过去了,举证难、执罚难、处罚轻,善政与善治之间隔着不小的距离。最尴尬的例子当属2016年10月,前来北京参加NBA中国赛的火箭队、鹈鹕队两支球队的球员到慕田峪长城游览。随后,有球员在微博上传了一张照片,向世界展示了自己在长城砖上刻下的名字和球衣号码。公众忍不住想问的是:刻字不要紧、炫耀也不要紧,关键是,然后呢?怕就怕没有“然后”了。

    靠人力来管、靠技术来防,终究不如内心律令高悬。于此而言,根治长城上的“刻字乱象”,眼下起码要做好两件事:一是调整相关法律制度,提升破坏成本,使游客不敢随意刻字。二是加大执法与宣传力度,使游客知情于刻字行为的违法性、危害性,以典型案例让文物保护的刚性成为“看得见的公平与正义”。毕竟,以法律的力量捍卫长城的完好,比道德谴责更可靠。

    山川秀美、风景撩人,激情闪过之处,有涂鸦刻字的冲动也是人之常情。再说,如果没有刻字文化,中国古代题壁诗亦会荡然无存。其实,苏轼《题西林壁》等名篇大概就是兴之所至的“刻字”。那么问题来了:游客激情澎湃,想要抒发情怀,该往哪儿写呢?2014年,慕田峪长城景区曾设置涂鸦专区,供游客自由涂写留名,可谓“变堵为疏”的一种尝试。景区也好,城市也罢,如果都能在禁止刻字之外留有涂鸦的“缓冲区”,疏堵结合,不仅有助于解决“乱刻字、乱涂鸦”的难题,而且也有益于文化创意的奔涌。

    一句话,严肃的长城保护与活泼的涂鸦文化应有各自安好的空间。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邓海建    编辑:李媛    
联系我们
  • 责任编辑:李嫒
  • 联系电话:0571 - 85053959
  • 新闻热线:0571 - 85052222
  • 爆料QQ:20090057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10366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05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3312006002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浙网文[2012]0867-091号 | 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1041366号-1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法律顾问: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马宏利
Copyright © 2001 - 2015 Hangzhou.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