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杭州网> 杭网评论> 时评头条
对法治事件“全民关注”的再思考

    6月23日,备受瞩目的“于欢刺死辱母者案”尘埃落定,山东省高级人民院终审判决认定:被告人于欢防卫过当,构成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裁判一出,再次引发热议,除了认为判决合理的以外,有人认为于欢用刀对付人家的拳脚,还从背后捅人,是故意犯罪,不是防卫过当;也有人坚持认为面对殴打和侮辱,于欢用刀刺人是正当防卫,没有什么过错,等等。

    诚然,法律本身是一门实践性很强的社会科学,离不开研究和探讨,特别是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确实没有太明确的判别标准,需要“因案而异”,难免会引发争议。不过我认为在这场全民大讨论中,除了“情与法”、“正当与过当”、“罪与非罪”以外,还有一些问题亟待重视:

    第一个问题是“附带伤害”。在这个案件中,苏银霞被人用极度不堪的手段侮辱,身心已经受到了极大的伤害。但是,在各种轰轰烈烈的舆论中,每次都会把这段不堪回首的情节专门提出来,作为必不可少的案件事实,看起来这是正常的讨论,但这会不会又无数次的勾起了苏银霞的痛苦回忆,造成重复的伤害呢?此外,施暴者杜某最终被刺死,留下了父母和妻儿,在诉讼过程中,他们是被害人家属,是无辜的。但是当舆论一次又一次地把他们的儿子、老公、爸爸,当作“打手”、“流氓”、“死了活该”的角色加以批判的时候,他们应该不会“大义灭亲”的加以认同,而是无比的伤痛吧,甚至一辈子都会因为此事而抬不起头来。所以我们必须要重视这些“热切关注”引发“附带伤害”,至少要让它减到最小。

    第二个问题是“如何看待法院判决”。按照法治的理念,社会应该尊重判决,但是在于欢案中,巨大的争议就是从山东聊城中院的一审判决开始的,如果大家当时都尊重那个判决,于欢案根本不会有现在的结果,而山东省高院终审判决将原来无期徒刑改成有期徒刑5年,更是让很多人觉得一审判决存在严重的问题。我们的确需要反思同一个案件两次裁判的巨大差异,但是这并不应该动摇“对法院判决的尊重”这一原则。我们国家的审判制度是二审终审制,最终发生法律效力的是终审的判决,需要尊重自然也是终审判决的结果。

    在于欢案中,负责二审的山东省高院6月23日做出就是终审判决,这份在网上广为流传的判决书还原了整个案件经过、逐一回答了争议问题。虽然还有部分人并不认同这样的结果,但是这个能够直面问题、详细说理的终审判决,还是值得我们尊重,因为社会不仅要追求正义的结果,还要维护同样重要的程序价值。

    第三个问题是“在法治事件中我们应该关注什么”。于欢案件中,最初引起广泛关注的是苏银霞被侮辱的经过,她是一名暴力讨债的受害者;后来又爆出苏银霞乃至当地存在着严重的高利贷借贷纠纷,她似乎是一个在各种合法手段下都不会还清借款的“老赖”;此外,围绕着此案还有各种传闻、谣言,也在网络上中“风生水起”。其实每一个法治事件,都是一个进行普法教育的绝佳机会,可惜的是被舆论放大的只是一个或者一些细节,甚至仅仅是当事人的一句话,而不是全面客观的案件事实,很多理性却不符合浮躁心态的声音也被埋没,最终公众并没有从法治事件中汲取太多的“法律滋养”,而社会的分歧却有所增加或放大。所以我们不能只做“眼球关注”了,要有“尽力还原事实、客观看待法律”的情怀。

    于欢案结束了,但是围绕着该案的种种思考还再继续。面对法治事件时,如果我们中的大部分人在同情、愤怒或者感慨之后,能平静下来去寻找理性的声音,那么社会的法治程度就能不断提高。

来源:杭州网    作者:陈曙光    编辑:许佳炜    
联系我们
  • 责任编辑:李嫒
  • 联系电话:0571 - 85053959
  • 新闻热线:0571 - 85052222
  • 爆料QQ:200900571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110366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1105105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国新网3312006002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浙网文[2012]0867-091号 | 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1041366号-1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法律顾问: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马宏利
Copyright © 2001 - 2015 Hangzhou.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