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杭州女生的独白
2016-10-19 16:49    杭州网

    我曾以为G20峰会还很遥远,武林广场的计时牌不紧不慢地翻篇,不知何年何月它才能付梓成文科生考卷上的题目。直到在家门口遇上公交实行严密安保时,才恍然大悟,G20离我很近。

    G20峰会正式在杭州开幕时,我作为一名今年毕业的高中生,却要奔赴另一个城市开始全部的大学生活,因此无缘第一时间与整修后的北山路沿线和完工的奥体中心来一个风云际会,这件事让我很有些遗憾。原因是我高中学校附近的路面整改已有较长时间,想想每个周五站在路口等车接的学子们站在还是赶工的路面工地,现在焕然一新,作为一个见证者,我觉得我们理应参与到这一桩盛事中去,歆享我的故乡的空前美丽与洁净。

    不消说今年有猖獗的厄尔尼诺作祟,大烘大烤,荷塘里萎萎蔫蔫。我想起了高一时来杭州游学的比利时朋友,那时天还不算热,但对北纬五十度的居住客就像是桑火烘小地狱。他们走在路上,看见光裸的瓷砖就蹦跳着往上贴凑,因为瓷砖比较凉快。面对此情景,我心里甚至是有点不好意思,且惭愧的。

    入夏以后我总是坐在窗边打着空调吃蛋筒,惊叹今年的天特别蓝,云可以这样好看。我已经连续看了三年近乎玫红色的夕阳,每每出现蓝色的天,大家就要趴在栏杆上啧啧称叹,遑论这样像盖了钴玻璃的天色了。奢侈的天色,居然朝夕相对,我觉着富足。有个学画画的朋友,热情的用他的专业画笔赞颂过这种清净的颜色,是天蓝加白加黄加红,人们戏称是G20蓝的蓝色。驱车从四桥上驶过,将视线定在六和塔的方向,护栏和江帆都装作看不见,假装身在南宋的都城里把酒当歌。

    同学小王在英国读书,暑假回杭州来,每个周六去参加志愿者培训。她说:我的工作是负责接待外国的记者团啦。我大惊,总觉得印象里她还是在英语课上支支吾吾的没长开的小姑娘,是几时变得这么厉害的?我想不出,只好大呼:来噻!

    培训说的是些礼仪的内容,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不说,为游客提供服务和信息,包括指路和打uber,微笑要温和友善,语调要轻松稳重。小王跃跃欲试要展示她的学习成果,问:知道longxing carving of lection and joss是什么呗?我说不知道啊。她揭露谜底:龙兴经幢。我大赧,觉得自己愧为杭州人。

    再说说之前接待过的比利时小女孩,那是她才十六七岁,我带着她从万松岭书院绕到北山路,蹬着公共自行车沿苏堤骑行,这是我心中的经典路线,而小女孩觉得天热,情绪颇不昂扬,远没有看见万象城滑冰场那么激动,比着小小的指缝,兴奋而羞怯的说:我们比利时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国家,我们的溜冰场也是很小,很小的。那一天,我的心里有一种巨大的得意和喜悦,不知道这是不是民族自豪感。

    已经过去两三年了,这两三年里我每个月都会和她聊天,时光就在上大学,布鲁塞尔的暴恐新闻和生活琐事里辗转着流逝了。G20峰会将开之际,我又点开她的对话框,欢欣地说,杭州要开G20峰会啰。想跟她说,会修很多漂亮的楼,有很多厉害人物来杭州,但还是那么热,你还能在志愿者队伍里看见我的同学小王。想带你去看longxing carving of lection and joss呀,要把我家里最好看的窑瓶,放在世界的眼前。

来源:杭州网    作者:陈诺    编辑:李媛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1041366号-1
法律顾问: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马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