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小舟办G20
2016-10-17 17:12    杭州网

    “被选召的孩子,G20就交给你守护了。”仙风道骨的老者说道。

    杭小舟沉吟半晌,答道:“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

    之江西、西湖东,杭小舟一回到家中,便把管家叫来,交代了要办G20的事。

    “少爷,是那个G20吗?”管家忧心忡忡。

    “是。”杭小舟不动如山。

    “少爷,这G20表面看起来风光,其实不好办,弄不好就是吃力不讨好。”管家忠心耿耿。

    “我知道。”杭小舟面沉如水。

    “那少爷,不如把这事推了吧?”管家斗胆建议。

    “总要有人做。”杭小舟止住了管家的话,“而且,能做好。”

    也不怪管家一开始想谏言杭大少爷把这事推了,这G20实在难办:毕竟G20是难得的大事儿,要显出底蕴韵味又不能夸富炫耀弄成暴发户,最好是在不经意间显露一丝富贵矜持的气象,无意一瞥让人看到他们的富足安康,移步换景间呈现万千山河壮美……难,太难。

    可再难也要办。既然少爷定下了基调,管家便不再多说,只是劳心劳力、事无巨细、忙前忙后、碎碎烦烦地筹办起来:墙院好好粉刷一番,不叫他们的惫懒疏忽被人以为是破落户漏了底;家丁护院自然要操练起来,不叫人趁乱使坏、偷窃打劫;丫鬟婆子严格调教过,不叫他们在客人面前失了礼数,伶俐的去前院,憨实的管后勤;家里惯于碎嘴的要好好训诫,轻浮浪荡的要狠狠呵斥,冒失慌张的要细细教过;厨房里的菜品要提前预定,桌椅餐盘要提前从库房里整理出来……零零碎碎吩咐了许多,管家领命而去,自然会妥当安排。

    山庄里的人被管家指使得团团转,每个人像被拧上了发条,走路都带着风。

    杭小舟看着热火朝天的景象,若有所思。

    “少爷,您怎么上这儿来了,你看着乱的,仔细别脏了您的衣服……”

    “管家。”

    “唉,少爷!怎么了,少爷?您吩咐呀,少爷。”老管家在山庄里服侍多年,什么都好,就是性子急,还碎烦。小舟又是个不爱说话的,少爷酝酿一句话的时间,管家能把一出戏都给唱完了。

    幸好杭大少爷是谦谦君子,也不介意。“也借此机会清理西湖、修缮房屋吧。”

    管家茅塞顿开、豁然开朗。秋水山庄临着一泊小湖,名曰西湖,景色甚美,山庄里时时有人过来赏游,也有客人听过这西湖美名投了拜帖想要一观的。这虽让秋水山庄多了许多交际的机遇,却也平添了些烦忧:这西湖周边早就该修缮一番了,可不管什么时候总有这么多游客,不管什么时候总要扰了一些人的雅兴,不管什么时候修缮总要听一阵骂声。管家不怕被骂,可因为这种原因让他的少爷被骂他可不肯。还有几处年久失修的屋舍,夜里走风、刮风吃沙、雨天湿衣,只是没有好机会兴修土木,何不借此机会一起修缮一番呢?

    “啊……少爷英明!”老管家上来就对着少爷一顿夸,把杭小舟这沉稳少爷也夸得面皮微微发红,这才满意而去。

    时间一天天过去,筹备的工作也越加紧锣密鼓,千丝万缕一根针,管家忙的是脚打后脑勺,只恨不得生出个三头六臂来帮忙做事,若不是为了自己的亲亲大少爷,他这把老骨头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这次G20请来的这批客人里可有当初对着王耀、江哲、杭小舟捧高踩低的韩家、和家,趁火打劫的英家、法家、俄家,到现在还暗涛汹涌的梅家。当时他们是怎么背后偷袭在王耀身上砍了一刀的?当时他们是怎么断言杭少爷天生孱弱难成大器的?想到这里,管家就憋着一口气要把G20办得漂漂亮亮,让来做客的几家人除了“好”以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正因为做了太多,付出的心血太多,所以当管家收到那封“知名不具”的信的时候,他差点被气了个倒仰。“小舟吾弟:惊闻弟筹办G20之盛事,奢靡破费、兴师动众、劳民伤财……助纣为虐……兄不敢苟同……望小舟吾弟回头是岸……戒之慎之”

    所以都说了,批评他可以,不可以说他家的少爷!到底是谁?!

    “这信哪里来的?”管家目露凶光

    “是二平子……”仆从有点害怕。

    “荒谬!二平子已多年不来我们房走动,他是哪里来的道听途说,哪里来的信誓旦旦,哪里来的信口雌黄?”管家老脸都被气红了。“你,去把二平子喊来,我们当面对质,他倒是给我说说,我们怎么骄奢淫逸、民脂民膏了!”

    “是!”

    “不必了。”

    管家抬头,是杭小舟,他们秋水山庄的大少爷,小白杨一样挺拔,春风一样温柔,不说话的时候一脸诚实可靠,笑起来眼睛眯眯的特别可爱。怎么会有人忍心污蔑少爷呢?

    老管家的心都要碎了,赶紧上前安慰: “大少爷,您有所不知,这自来要办实事的,就没有不被人说嘴的。俗话说得好呀,‘能受天磨真铁汉,不遭人妒是庸才。’咱们不跟他们一般……”

    “嗯。”杭小舟依然面无表情。

    “少爷您不生气啊?”

    “嗯。不要跟傻逼争论,他会把你的智商拉到他的水平上,然后用他的经验打败你。”杭小舟难得说的一个大长句,让老管家虎躯一震。他第一次觉得,少爷真的长大了。

    “少爷说的是。咱们用成绩抽他们的大嘴巴子!”

    多年以后,谈起这次任务。杭小舟淡淡说道:我只是做了一点微小的工作。

来源:杭州网    作者:廖婷婷    编辑:李媛    

杭州网(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1041366号-1
法律顾问: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律师 马宏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