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繁体
杭州网
首页>>杭州话栏目>>热评阿六头>>本页
市井弹唱小热昏
2006年03月10日  04:27:12    杭州网

在去采访徐筱安的路上,司机许国强师傅听到“小热昏”三个字,很是兴奋:“你帮我问问徐筱安,啥时光能够再听到小热昏,我起码有二十年没听到过了,很怀念啊!”

徐筱安,目前最被人熟知的角色是方言新闻节目主播,他的另一角色是杭州城内资格最老的“小热昏”艺人安忠文的小儿子,小热昏的第五代传人。

“的确已经绝响多年了
,在街头巷尾,小热昏已经绝迹,即使是在舞台上,也少有它抛头露面的机会。”徐筱安说,现在整个杭州,能够表演“小热昏”的,除了他那退休20年、已经82岁的父亲,就只有他和从滑稽团退休的周志华。对于目前的窘境,徐筱安叹了一声,要复兴“小热昏”,仅靠他们三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

曾经,小热昏是杭州家喻户晓、深受百姓喜爱的曲艺形式。在迎紫路(现解放路太平洋电影院对面)、羊坝头湖南会馆、旗下(现龙翔桥至开元桥一带)、众安桥、城站一带的空地广场上,只要白锃亮的汽油灯一亮,盛满梨膏糖的木箱一放,“嗒嗒嗒”竹板敲起来,“哐哐哐”小锣响起来,大人小孩便蜂拥而至。

为啥要买梨膏糖?“因为那个时候,卖艺场子一般摆在露天,观众是以买糖来代替买票的。如果噱头足,唱得好,艺人挑来的一箱子梨膏糖,可换回一箱的铜钱。”徐筱安说。这场景在徐筱安脑海里珍藏多年,也是老杭州人心里永远的印记。

清末民初,小热昏的鼻祖杜宝林,就是以朗朗上口的“说朝报”形式,说唱时事新闻和笑话故事而名扬天下的。他的演唱内容,不仅幽默风趣,听了让人捧腹,而且还经常要拿当局开涮,借题发挥,针砭时弊。为了避免麻烦,机智的杜宝林就用“小热昏”来做艺名,以此作为掩护自己的法宝,意为“热昏瞎说的”,让大家不必当真。这种艺术形式也因此被称为“小热昏”。

杜宝林的历代传人小如意(丁有生)、俞笑飞、安忠文、徐筱安、周志华,都是以市井中的俗人俗事为自己的说唱对象,而且各个曲目的题材,越有“噱头”,越能使人发笑,越好。“嚓啷啷敲起小铜锣,今朝唱点啥路数”,路数一般是取自生活,以小见大。一个好的笑料,不但引人发笑,还要发人深省。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小热昏看似容易,按照徐筱安的说法,其实是“越简单越难”。

它是街头艺术,没有舞台。为了使在场的每个人都能看得见、听得到,艺人就需要站在长凳上说唱。这样一块方寸之地,不仅要说、学、做、唱,还要把一篇篇故事、一则则笑话,讲述得无比生动、无比有趣,对于艺人来说,难度可想而知。

“要想说得出色,不被下面的人轰下场,你得敲锣说新闻、大书样样会,既能模仿三教九流、南腔北调,又可以京戏越剧样样皆通。”当年杜宝林先生演唱的长篇曲目《家庭恶产》,一共廿四本,他每次唱到伤心处,人人皆落泪,说到诙谐处,满场都捧腹,这就是功力。

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徐筱安曾经以《来阿来》唱遍浙江全省,在杭州城里更是唱得“满城风雨”。他还尝试着给《来阿来》加上小型民乐队伴奏,从而改变了一个人、一面锣的传统表演形式。这算是开天辟地头一桩,这番创新,的确令听者耳目一新。

但是,所有这些,都已经成为昨日的辉煌。虽然坚信“如果今天出一张小热昏碟片,肯定能在3天内卖出10000张”,但是谁来教、谁来学、资金从哪里来等等,都是令徐筱安苦恼的问题。一直到现在,小热昏仍然没有出过“专辑”,不管是唱片还是碟片。几十年前的一张唱片,曾经收录了安忠文的一段小热昏。

“光靠写一两篇文章,出几本书,是没用的。”徐筱安说。


来源:    作者:文/夏海微    编辑:    

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
  杭州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
  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
  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
  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杭州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
  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40156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1001000482
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法律顾问:浙江六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郑金都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