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繁体
杭州网
首页>>杭州话栏目>>杭州话“开心辞典”>>本页
黑漆皮灯笼
2005年06月08日  11:14:49    杭州网

明代陶宗仪著《辍耕录》,有“黑漆皮灯笼”一说:“元至正中,遣官赴诸道,问民疾苦,使者多纳贿,百姓歌曰:官吏黑漆皮灯笼,奉使来是添一重。”说的是元朝后期的至正年间,上面派官吏下访民情,派来的官吏却大肆收纳贿赂,返京后帮着地方官粉饰说好话。民谣唱道:官吏都是黑漆皮灯笼,上面派来了人,反而在“黑漆皮灯笼”上又添了一道黑漆。

杭州话“黑漆皮灯笼”,也指糊涂,文不对题,牛头不对马嘴,不按规矩办事,。

钱某,原来的名字很像女孩子,好听,人也长得白净,不像一个农村人。可惜啊,小时候得了鼻炎,粉条一样的大鼻涕,一进一出。再加上没钱,爹娘不当一回事,落下了一个杭州人说的“嗡鼻头”的毛病,一开口总是伴着很大的“贝司”。

钱某来杭州打工,在一个小机械厂里,老板姓张,当年去过黑龙江插队。张老板说,以前是城里的人去农村,现在农村的人来城里,都是苦人儿,倒也是很体贴人的意思。有一天老板告诉钱某:你人倒是蛮巴结的,就是话语说起来同吹箫儿个一般帐,人家听得真吃力煞的。这“钱箫儿”的名字,后来就在厂里叫顺了,再后来,厂里的检验、考勤把他的名字简化了,写成了“钱小二”。

钱萧儿的老婆很胖,也白净,不高,是老乡,卖旧书的。结婚回来,钱萧儿请张老板吃了一顿酒,张老板很高兴,他说萧儿,你的老婆也别卖书了,刮风下雨的太辛苦,来厂里管仓库算了。钱某好比烧了一注高香,乐得合不上嘴,进进出出吹萧儿一般的唱“天大地大”。

这一天钱萧儿先到厂里,他老婆不好意思,是后来的。只见她拎了一只好像装了电脑的黑包儿,穿了一件米色的风衣。一进厂门,钱箫儿越看她越像刚下飞机的中央同志,情不自禁,他说欢迎欢迎,热烈欢迎。钱箫儿以为傍边无人,夫妻也算是寻寻开心。哪里晓得张老板就在楼上窗门口,这老板也是一个活宝,后来他学给傍人听,连扮带说,学歪了,说的是:汤团汤团,水磨汤团。钱萧儿的老婆这“水磨”的名字,也就这么叫开了。

有一天休息,钱萧儿同水磨去不远的花鸟市场,看到茶花,红红火火。卖茶花的老板也算有一点攀雅附风,挂了几幅无名氏的水墨画儿。钱萧儿说花儿多少钱?老板说一百。钱萧儿说你有没有弄错。老板斜眼看他,说花儿画儿,你自己先弄弄灵清,黑漆皮灯笼!钱萧儿的话语本来就是“智能ABC”,四声是不分的。他打了一个呆鼓儿,水磨拖了他就走,意思说不要硬撑。水磨说,回去问问张老板,黑漆皮灯笼是什么意思。

第二天中午,钱萧儿同水磨头挨着头半蹲着正在拔鸭儿的细毛毛,老家带来的。张老板走来,萧儿问:张厂长,中饭有没有吃过?张老板晓得他“中”“早”分不清楚,故意没有好气,他说黑漆皮灯笼,你问早饭还是中饭?早饭吃过的,中饭还没有。萧儿同水磨好像一对见了大水的麻婆鸭子,刮刮刮刮笑不停。

萧儿问,黑漆皮灯笼是啥东西?张老板说,灯笼知不知道?牛皮做的,再涂黑漆。是说你这个人糊哩糊涂,问了都是白问。后来张老板问鸭儿怎么吃?萧儿说煮煮。张老板又说黑漆皮灯笼!可惜啦。豪燥(快),到市场里去卖一只火腿踵儿,再弄点儿笋干,炖炖,钞票算我的,晚上老酒我买。现在除了本人,乡下的“本”东西是不大吃得到了,不要黑漆皮灯笼乱烧。

钱萧儿这一回算懂了,这一只“黑漆皮灯笼”,杭州人是哪里都好拎的,不算骂人。(曹晓波)


来源:《杭州话》    作者:曹晓波    编辑:徐洁    

杭州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
  杭州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网协议授
  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未注明“稿件来源:杭州网(包括杭州日报、都市快报、每日商报)”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网转载出于
  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
  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杭州网”,本网将依法追究责
  任。如对稿件内容有疑议,请及时与我们联系。
③ 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与杭州网联系。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浙B2-20040156 | 广告经营许可证号:3301001000482
杭州网络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法律顾问:浙江六和律师事务所律师 郑金都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