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澳媒体组 | 美国记者组 | 瑞典电视新闻摄制组 | “西湖探古”寻访组 | 外国专家采访组 | 社保障中小民企采访组
 
浙江省政府新闻办公室
浙江省政府外事办公室
浙江省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10月12日-19日
    对外展示浙江推进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提前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发展成就和重大举措,让中外媒体记者亲身感受一个开放、友好和真实的浙江,增进世界对浙江的了解
 
杭州西湖景点命名今昔
2003年10月13日  09:24:40    杭州网

  一、南宋西湖十景
  西湖十景之名源出南宋西湖山水画题名。南宋祝穆《方舆胜览》、吴自牧《梦粱录》均有记载。南宋后期人士所赋诗、词中,以西湖十景为题者甚多。十景各擅其胜,共同之点为景目位置皆傍近西湖或就在湖中,但个别景目名称和排列次序有所不同。十景景目当时称平湖秋月、苏堤春晓、断桥残雪、雷峰落照、南屏晚钟、麯院风荷、花港观鱼、柳浪闻莺、三潭印月、两峰插云。宋亡入元,西湖十景一度冷落萧条,景目所指景点,或徒有虚名,或旧迹难觅。明代,十景有所恢复和建树。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康熙皇帝南巡至杭,逐一
品题西湖十景,将“两峰插云”改为“双峰插云”;“雷峰落照”(或称“雷峰夕照”)改为“雷峰西照”;“南屏晚钟”改为“南屏晓钟”。“西照”与“晓钟”虽只一字之改,却未被人们接受,因而只在清代有关西湖著作中有这两处更改的景名,以后人们赋诗作词写文,仍沿用初名。康熙帝为十景题字后,浙江地方官吏先后将御笔所书景名,刻石立碑,建亭恭护,至此,十景之名从过去只书上有所记载,成为十景所在景点标志。以后,乾隆皇帝南巡杭州,又就十景各赋诗一首,镌刻于景碑碑石阴面,使西湖十景景名更广为人知,加之宋元明清及近代众多描绘吟咏十景之绘画、诗词、游记、照片,十景被公认为西湖山水的代表。西湖十景除“雷峰夕照”,因雷峰塔于民国13年(1924年)倾圮,景观消失,余九景迭经整葺、恢复和扩建,不但面貌焕然一新,内容也更与景名相符。
  (一)三潭印月
  在西湖外湖西南部水域,大致范围包括小瀛洲及其南侧局部湖面暨三座瓶状石塔,以赏月和水上园林著称。南宋咸淳《临安志》卷三十六:“西湖三潭,土人相传,云在湖中”。清雍正《西湖志》卷三:“东坡留意西湖,极力浚复,在湖中立塔以为标表,著令塔以内不许侵为菱荡。旧有石塔三,土人呼为三塔基。南宋旧图,从南数,湖中对第三桥之左为一塔,第四桥之左为一塔,第五桥之右为一塔。”塔始建于北宋元祐五年(1090年)苏轼浚湖筑堤期间,所在位置不是今天三塔的位置。小瀛洲前身为水心保宁寺,也称湖心寺,北宋时为湖上赏月佳处。明《西湖游览志》卷二:“国朝弘治间,按察司佥事阴子淑为诸生时,曾游入寺,廉得众僧之奸。及为秉宪,甚厉,时寺僧倚怙镇守中官,见任官长及卿士大夫以酒肴人游寺者,杜门不容,阴乃发其奸事,立毁之,并去其塔。”清《湖山便览》卷三:“万历三十五年,钱塘令聂心汤请于水利道王道显,用苏公法卷取葑泥,绕滩筑埂,成湖中之湖,以为放生之所,又于旧寺基建德生堂。三十九年,令杨万里继筑外埂,至四十八年而规制尽善,遂以德生堂增葺为寺,复旧湖心寺额。池外造小石塔三座,谓之三潭。”明末清初,湖心寺再毁。清《湖山便览》卷三:“国朝雍正五年重建。前接三潭印月亭,后为曲桥,三折而人,为轩三楹,又接平桥,为敞堂,进为层楼,环池植木芙蓉,花时烂若锦绣。增修十八景所称‘鱼沼秋蓉’谓此。”清雍正《西湖志》卷三:“池上构亭,恭悬御书匾额,复建小亭于池北,以奉御碑。内置高轩杰阁,平桥三折而人,空明窅映,俨然湖中之湖。”民国时期《西湖新志》卷一:“三潭印月在湖心亭之南,一圆堤也,四围皆水,所谓湖中之湖,西湖之宛然水中央者,惟湖心亭,阮公墩与此鼎足,旧为放生池。绕堤作埂,清圣祖御碑亭后,石桥曲曲护以朱栏,亘于渔沼之上,再进为精舍数楹,曰‘迎翠轩’,光绪六年庚辰建,浙江布政使德馨有记。又进为永明禅院,后则彭刚直之‘退省庵’在焉。庵为公生前亲手经营,尝以巡阅长江之隙来杭钓游于此,后即就地祀之。有‘闲放台’、‘一寄楼’。一寄楼旧供公遗像,芒鞋竹杖,貌甚清古。今改‘浙江先贤祠’,其像遂撤。”《西湖风景园林——1949至1989》:“三潭印月,解放初,东北面、东面和西南面都有游船埠头。一上东北角埠头,就有‘小瀛洲’石牌坊、浙江先贤祠等。先贤祠前有九狮石立于桥旁水际。过小瀛洲牌坊顺桥前进,有‘开网亭’、  ‘亭亭亭’,再西有 卍字亭。亭对面横着花墙,中开洞门,门额为康有为题字‘竹径通幽’。进圆洞门通‘闲放台’、‘一寄楼’。沿花墙前园路再西过桥,即人称岛中有岛的三潭印月中心点。这里有亭建在十字路口,石柱上刻有日伪时期杭州市长的题联,亭西原有关帝庙(即永明禅院)等。再西过桥即‘三潭印月’碑亭,过碑亭即‘我心相印’亭,亭前湖面上有三座石塔,取鼎足之势。”1953~1955年,采用竹笼灌石填基,拓宽湖岸,驳自然式湖坎,在关帝庙前辟建金鱼池。1958年,因台风侵袭,柱架倾颓,拆除已霉烂无法修理的卍字亭,并在亭基上改置花坛。1959年改建浙江先贤词,拆去三面砖墙,建成回廊,设置靠背坐凳。拆除关帝庙,新建“迎翠轩”、“花鸟厅”,开设商店、茶室和接待室,填平迎翠轩前金鱼池,扩大为草地。凿去十字路口亭柱上日伪市长的题字,改建“我心相印”亭。1966年“文化大革命”初期,小瀛洲石牌坊被砸毁,闲放台关闭,30多个观赏荷花的品种散失殆尽,杂草湮塞,景色凋零。1971年,改建九曲桥桥面,石柱改用钢筋混凝土,原有木栏杆改用钢管,并将桥面升高20厘米左右。1972年,在原浙江先贤祠北添建水泥平台,兼作游船埠头之用。1973~1977年,岛内、外湖岸,砌成自然式叠石,补植花木,改铺石板园路。东北角新建“皱月廊”,大修“闲放台”等园林建筑与生产用房。1979—1982年,翻造“竹径通幽”花墙,恢复拆去多年的“扇面亭”,改建“我心相印”亭,移去亭前游船埠头,迁至“扇面亭”近旁,亭前增铺石板平台,镂花栏杆。从岛外运进大量土方填高地面,全岛平均增高50厘米左右,改变原先低湿状况。1983—1984年,改建和添建岛上公共厕所等设施。1985年,开始整修花鸟厅、回廊、铺设电缆,添加园灯。
  现在全岛面积约7公顷,水面占60%。据清初《湖土需 杂记》载:明代所造之三塔久废,今三塔系清代康熙年间所建。三石塔顶为葫芦状,塔身呈球状,高出水面2米,中空,环塔身均匀分布5个小圆孔,塔基为扁圆石座。三塔呈等边三角形分布,每边长62米。
  (二)断桥残雪
  在白堤东端断桥。清雍正《西湖志》卷三:“出钱塘门,循湖而行,人白沙堤。第一桥曰断桥,界于前后湖之中。水光滟潋,桥影倒浸,如玉腰金背。凡探梅孤山,蜡屐过此,辄值春雪未消。葛岭一带,楼台高下,如铺琼砌玉,晶莹朗彻,不啻玉山上行。昔人称诗思在灞桥雪中,此较更胜。”清《湖山便览》卷二:“断桥残雪亭在断桥北。宋陈清波有《断桥残雪图》。康熙三十八年,圣祖仁皇帝御书四字为西湖十景之一。四十一年有司勒石建亭于此。”民国18年(1929年)西湖博览会结束后,碑亭由桥左移至桥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桥旁“云水光中”水榭一度作为浙江图书馆图书流通站,供游人休息阅览。御碑亭与水榭,多次整修。“文化大革命”期间,碑石、“云水光中”牌坊全毁。1977年重新刻制“断桥残雪”碑石,安置在原碑亭内;重制“云水光中”匾额,悬挂于水榭门楣上。
  (三)平湖秋月
  在白堤西端,孤山南麓,濒临外湖。考最初“平湖秋月”并无固定景点的位置,而以泛舟湖上流览秋夜月景为胜,故宋、元、明年间赋咏此景的诗词,皆以湖上赏月抒情为主题。清雍正《西湖志》卷三:“平湖秋月,盖湖际秋而益澄,月至秋而逾洁,合水月以观而全湖之精神始出。宋时有龙王堂在苏堤三桥之南,明季移建孤山路口,据全湖之胜,后圮。国朝康熙三十八年,圣祖巡幸西湖,建亭其址,前为石台,三面临水,上悬御书‘平湖秋月’匾额,旁构水轩,曲栏画槛,蝉联金碧,睿藻辉煌,与波光掩映。每当秋气清爽,水痕初收,皓魄中天,千顷一碧,恍置身琼楼玉宇,不复知为人间世矣。”从此,景点固定。民国8年(1919年),英籍犹太富商哈同向当时浙江督军杨善德买下御书楼西侧0.4公顷土地,筑高墙修建私家花园“罗苑”。1959年,杭州市园林管理局改建“罗苑”,拆除沿马路高墙和园内部分建筑,不拆梁柱屋架完整搬移原有厅屋位置,铺设园路,增植花木,添置山石,辟建西侧临湖赏月平台,作为平湖秋月景点组成部分。“文化大革命”期间,平湖秋月建筑物上刻有殷商、两周、两汉的钟鼎彝器以及甲骨文、花鸟图案的落地门窗,被用油漆填平。“文化大革命”结束后,园林管理局将平湖秋月“四面厅”、“湖天一碧”等建筑,换梁更柱,塑脊剔窗,重现精美图案。1977年又改造周围环境,拓宽临水平台,改建进口处小桥,修建碑亭,重刻“平湖秋月”碑石。1981年开始,重新制作和悬挂与平湖秋月有关的匾联。现在平湖秋月供游览的面积,从原有的0.15公顷扩大为0.55公顷。
  (四)曲院风荷
  在西湖西北隅,濒岳湖、西里湖,与苏堤遥遥相望。麯(曲)院,原系南宋年间设在行春(即洪春桥)酿制官酒的作坊,坊置约在金沙涧汇人西湖处。明《西湖游览志》卷十:“麯 院,宋时取金沙涧之水造麴,以酿官酒。其地多荷花,世称‘麯院风荷’是也。”宋亡,麯院荒湮,景也不存。清雍正《西湖志》卷三:“国朝康熙三十八年,构亭于跨虹桥之北,引流叠石为盘曲之势。圣祖仁皇帝亲洒宸翰,改‘麯院’为‘曲院’。“荷风”为“风荷”恭制匾额,奉悬亭楣。东建敞堂三楹,又东建‘迎薰阁’,绮窗洞达,四面皆可登眺。又东为‘望春楼’,前临大堤,游人系马垂杨,辄登楼送目,顿豁烦襟。西则复道重廊,云窗月户,皆恭摹南巡所赐诸臣御笔。花时香风徐来,水波不兴,绿盖红衣,照灼云日。”咸丰末年楼阁毁于兵燹。1949年杭州解放时景点仅剩一亭、一碑、一墙及半亩地,少许荷花。1963年,杭州市园林管理局进行扩建,范围东起苏堤跨虹、东浦两桥,西至环湖西路,北起岳坟街,南至卧龙桥,面积28.4公顷,水面67公顷。公园共分3个景区:岳湖景区、曲院风荷景区、密林区。同年开始挖掘流金桥东北角水池,挖出的泥土填高环湖西路路口至流金桥一段低洼地,补栽枫香、广玉兰、香樟、乌桕、合欢、桂花等观赏花木。
  1965年春,沿岳坟街路南斜坡,营造雪松林带。1977年结合西湖驳坎,修改原总体规划,将景区重新划分为5个:岳湖景区,竹素园景区,曲院风荷主景区,滨湖密林区,郭庄古园保护区。1978年底结合西湖治理工程,整理曲院风荷环境。1980年完成风荷区水体治理,开挖北起环碧桥、南至郭庄,宽3米、深1.5米的隔离沟。疏浚金沙港流金桥以东至岳湖段水域,引水流沟通密林区林中小溪。建成“风荷”、“密林”两景区游步道。修砌61座自然型荷花种植台池,栽种42种荷花和6种睡莲品种。完成公园北段外围栏杆,铺设3处大草坪,整理小岛,理水叠石,增植紫楠、银杏、合欢、湿地松、桂花、紫薇、芙蓉、红枫、水生鸢尾等花木。至此,园地雏形初现。1981年,曲院风荷在原规划基础上又作出景区详细规划,并将曲院风荷建筑设计方案公开竞选,选出优秀设计方案。1982年,曲院风荷总体规划再度修改,调整为岳湖、竹素园、风荷、曲院、滨湖密林5个景区(郭庄古园林保护区另列项)。同年全面始建风荷区,修园路,架桥梁,建“迎薰阁”、“红绡翠盖廊”、“波香亭”、“风徽亭”。整理小岛,增植花木,掇石叠山,修建玉带桥,重建“玉带晴虹”桥亭。新建公园东、西、西北出口。1983年10月1日,风荷景区首先开放。1985年劳动节,滨湖密林景区相继开放,内有新建的“湛碧楼”茶室,4座平拱桥。为便利游人,增辟公园面向杭州花圃的出口处。
  (五)双峰插云
  在洪春桥堍。“双峰”指南高峰、北高峰,峰顶南宋时各有古塔一座,每逢云雾低横之日,峰形隐晦而塔尖分明,因以名景。宋杨万里有诗描述:“南北高峰巧避人,旋生云雾半腰横。纵然遮得青苍面,玉塔双尖分外明。”清代,南北高峰古塔都毁圮。清雍正《西湖志》卷三:“南高、北高两峰相去十余里,中间层峦叠嶂,蜿蜒盘结,列峙争雄,而两峰独以高名,为会城之巨镇。山势既峻,能兴云雨,故其上多奇云。山峰高出云表,时露双尖,望之如插,宋人称‘两峰插云’,为十景之一。康熙三十八年,圣祖仁皇帝临幸西湖,御题十景,改‘两峰’为‘双峰’,构亭于行春桥之侧,适当两峰正中,崇奉奎章,并恭摹勒石,建御书碑亭于后,缭以周垣,丹革翠飞,与双峰对峙,每春秋佳日,凭栏四望,俨如天门双阙,拔地撑霄,祥云瑷王+建(jian音箭) ,随风卷舒。”《说杭州》第四章:“本为湖中遥望之景,清初必欲求其地以立碑,乃置之行春桥畔。”“文化大革命”期间碑毁,1982年重建。碑亭位置因灵隐路拓宽,改向北移位,已非清代建亭原址。
  (六)柳浪闻莺
  在西湖东南涌金门与清波门濒湖地带。南宋孝宗皇帝于吴越王钱氏故苑及灵芝寺建“聚景园”,园中多柳树,有柳浪港、柳浪桥等。明《西湖游览志》卷三:“聚景园,今惟柳桥尚存,世称柳浪闻莺者是也。”清《杭州府志》:“有柳浪港,亏在学士港西,旧多垂柳,风摆成浪,故名。”宋亡,聚景园荒芜,“柳浪闻莺”一景亦随之不存。清雍正《西湖志》卷三:“康熙三十八年圣祖仁皇帝御书‘柳浪闻莺’匾额,恭奉于涌金门之南,创建亭榭,恭勒御碑。” 《西湖新志》卷二《清波小志》:“康熙三十八年,翠华南幸,十景俱有宸翰。地方官访查旧迹,创建亭榭以供御碑。因柳浪所在偪侧,欲开拓之,左右皆番回塚墓,时中丞张公敏側然日:‘圣王之政,掩骼埋胔,吾岂忍发掘久埋之骨乎!’相度灵芝寺前有隙也,鸠工构造,复开浚池沼,环植柽柳。每岁暮春,裙屐毕至,黄鸟鸣于其间,坐憩久之,不减双柑斗酒之乐也。今存废址。”清末,柳浪闻莺一景再次不存。民国期间,柳浪闻莺荒草遍地;仅钱王祠于民国12年(1923年)冬曾作修建。抗日战争期间,杭州沦陷日军在此驻扎部队,砍去全部柳树。1949年杭州解放时,旧有的柳浪闻莺景区只剩一座牌坊,一块景名碑石,一座石亭子和一株沙朴对。1951年,杭州市人民政府建设局在钱王祠北侧“柳浪闻莺”碑石空地,辟建1公顷绿地,修建碑亭,放置康熙御书“柳浪闻莺”景名碑石,补植花木,扩大园地至钱王祠。绿草坪间新建八角形琉璃瓦亭,整理祠前原有的二口池塘,改栽荷花,蓄养金鱼。1955年在钱王祠南侧,兴建占地1.66公顷儿童公园,同年又征用11.3公顷土地,拆迁草舍,迁移回回坟,用疏浚西湖挖出的淤泥填平园中低洼水塘。1956年儿童公园扩大为2.6公顷,并在涌金门外建占地2.8公顷的涌金公园。1957年3月至1959年,杭州市机关、学校、工厂企业组织人员在园中义务劳动,整理地形,植树绿化,二年半时间共挖土方3万立方米,栽种乔灌木2万多株,宿根花草5千多丛,草坪6万多平方米。1959年兴建“闻莺馆”和花架园门,利用旧石板铺筑园路1260平方米。设置园灯、坐椅。1963年友谊园内竖立“日中不再战”纪念碑。1975年钱王祠遗址所在的动物展览场所,迁至杭州动物园,其地于1978年改建成具有江南私家庭园特色的园林,仍沿用“聚景园”园名。1978—1979年,“日中不再战”纪念碑旁建古色古香的外宾接待室。现在柳浪闻莺由友谊、闻莺、聚景园三部分组成,总共面积为17.6公顷。
  (七)雷峰夕照
  在西湖南岸夕照山雷峰上,景目最早见于《方舆胜览》卷一。清雍正《西湖志》卷三:“净慈寺北,有山自九曜峰来,逶迤起伏,为南屏之支脉。吴越王妃建塔于峰顶。每当夕阳西坠,塔影横空,此景最佳。林逋《雷峰》诗云:‘夕照前村见’,故十景有‘雷峰夕照’之目。”清《湖山便览》卷七:“宋陈清波有《雷峰夕照图》,又或称‘雷峰落照’。康熙三十八年,圣祖御书十景,改定为‘雷峰西照’,筑亭摹石,恭迎于西峰之西。”  (民国时雷峰塔倒塌,此碑不知去向)。雷峰塔因地处吴越国杭城西关外雷峰上,故又有西关砖塔之称,而历史上又有黄妃塔、王妃塔之名,为砖木结构楼阁式塔,八面七层。  《西湖梦寻·雷峰塔》“吴越王于此建塔,始以十三级为准,拟高千尺。后财力不敷,止建七级。古称王妃塔。”塔为吴越国王钱椒之妃黄氏为奉藏佛螺髻发及佛经而建。塔以砖石为芯,外有木构檐廊,重檐飞栋,洞窗豁达。内壁八面镶嵌《华严经》石刻,相传塔下供有16尊金铜罗汉像。此塔于北宋宣和年间遭战乱受损,南宋重修为八面五层。元代,雷峰塔为一处游览景点。明代嘉靖年间,倭寇入侵,疑塔中有伏兵,纵火焚塔,仅存塔芯。赭色砖塔,颓然苍老形象,别具风情。民国13年(1924年)9月25日,雷峰塔倒塌,此景名存实亡,现只存塔的遗址供人凭吊。
  (八)南屏晚钟
  指南屏山北麓净慈寺钟声响澈湖上的意境。“南屏晚钟”初见于北宋张择端之画。明洪武年间重铸一口大钟。《净慈寺志》卷一:“《净慈寺旧志》载,钟楼高十余丈,住持夷简复建。以旧钟小,乃聚铜二万余斤铸钟,悬其上撞之,声闻远壑”。清雍正《西湖志》卷三:“南屏山在净慈寺右,兴教寺之后,正对苏堤,寺钟初动,山谷皆应,逾时乃息。盖兹山隆起,内多空穴,故传声独远,响人云霄,致足发人深省也。”清康熙皇帝改景名为“南屏晓钟”。  《湖山便览》卷七:“南屏晚钟亭,在寺门,面临万工池。康熙三十八年圣祖御书四字为十景之一,恭摹勒石建亭于此。”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钟楼毁于火,四十六年募捐重建。清末民初,净慈寺屡遭兵燹,楼毁钟失。1984年日本佛教曹洞宗大本山永平寺捐款,由杭州市佛教协会重铸一座大钟。
  (九)苏堤春晓
  苏堤筑于北宋元祐五年(1090年)。苏轼疏浚西湖时用疏浚挖出的西湖泥堆筑成堤,堤上架6桥通舟楫,堤两旁遍植杨柳,夹植桃花等花木,春日景色如画。南宋年间,沿堤先后辟建亭台楼阁,湖上游览喧盛为最。明《西湖游览志余》卷二十:“清明,苏堤一带,桃柳阴浓,红翠间错,走索、骠骑、飞钱、抛钹、踢木、撒沙、吞刀、吐火、跃圈、斛斗、舞盘及诸色禽虫之戏,纷然丛集。”自元迄清,堤、桥、花木几经兴衰。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康熙皇帝南巡杭州,品题西湖十景景名,以“苏堤春晓”为首,地方官吏建御书景名碑亭于望山桥南堍。雍正年间堤上建筑及花木又经修葺、补植。清末,堤半为桑地,景观减色。民国23年(1934年)夏,杭州大旱,湖干涸,杭州市政府以疏浚西湖的葑泥扩增堤身,种植花木,辟为苏堤公园,御碑亭重建一新。抗日战争期间杭州沦陷,苏堤极少整修。抗日战争胜利后,除补植桃柳、芙蓉等花木外,堤桥修葺都属小修小补,至1949年底,堤路高低不平,堤面宽窄不一,堤岸缺陷坎坷,六座桥和御碑亭多处破损。1950年,杭州市人民政府开始整修苏堤。1953年,抛块石固定堤岸,新建茅杉木紫藤廊架,美化堤景。1954年,采用浙江新昌县绿石作为六桥栏杆,浇铺沥青堤路,沿堤增建花架,建“夕佳”、“仁风”两亭。试种耐阴地被植物,增加六座桥畔的灌木。1963~1964年间,“锁澜”桥与“望山”桥间建钢筋混凝土六角亭一座。1966年,因堤上原栽植的重阳木长势不好,改植七叶树。1972年,在“花港观鱼”东门濒湖堤岸边,建水泥平台作为游船埠头。1977年,堤岸所砌石墈年久松散,重作深基凝结,起砌自然墈,并以大量泥土平整两旁堤面,增种花木。1978年重修御碑亭,并将在“文化大革命”期间被砸断的“苏堤春晓”碑,补修重立亭中。
  (十)花港观鱼
  在苏堤南端以西,介于小南湖与西里湖间,前身系南宋卢园,以赏花、观鱼称胜。南宋《武林旧事》卷五:“卢园,内侍卢允升园,景物奇秀,西湖十景所谓‘花港观鱼’即此处也。”宋亡,卢园荒芜。清康熙年间重建时,改园址于“映波”与“锁澜”两桥间。清雍正《西湖志》卷三:“今卢园久废,建亭于花港之南,当三台山出入之径,去定香寺故址数十步。飞甍倒水,重檐逼霄,珠网绮疏,辉映云日,旁浚方池,清可鉴底,扬鬐鼓鬣之状,鳞萃毕陈。或潜深渊,或跳清波,以泳以游,咸若其胜。至花事日增,落红千片,飞坠水面,与朱蕴碧藻,点缀映带,游鯈唼喋,转与人相忘,虽濠濮间无以逾此。”  “楼北建御书碑亭,后有高轩,环以曲廊,叠石为山,重门洞启,花径逶迤,洵湖南绝胜也。”咸丰末年毁于兵燹。同治八年(1869年)重建鱼池、碑亭。光绪年间,近旁先后建小万柳堂、陈庄、红栎山庄等私家园墅,花港观鱼景观再度衰败。至1949年,只剩一口鱼池,一座残损碑亭。1952年,杭州市人民政府建设局分二期重建花港观鱼景点。第一期将定香桥故址的花港观鱼原地西南面民房、水塘,西侧的红栎山庄遗址,农地菜园,松林湾以西山路边为界的14.6公顷土地,全部划归花港观鱼景区。1953年,拆除农舍及破旧民房,整理地形,深挖红鱼池,南北湖岸砌墈,局部绿化种植和园路铺筑等工程。1954年,建成面积为1.1公顷的牡丹园,以纡回小径将牡丹园划分成18个小区,拱环制高点上新建的牡丹亭。栽种牡丹的小区上方,结合地形辟设一处平台,以黑白鹅卵石铺成梅树形状图案,台边植梅椿一株,图案犹如梅楠之倒影,著名学者马一浮题名“梅影坡”。鱼池以山石驳岸,低接水面、园路和小桥。1955年建成茅亭、花廊、园内照明设施和公共卫生设备,继续绿化种植,开挖花港,筑路建桥。第一期工程结束后,花港观鱼景区面积扩大为14.6公顷。1963年开始二期工程,继续将公园南部5.5公顷堆积疏浚西湖泥的土地划为园地,辟为疏林草坪区和芍药圃,栽种大片芍药。开挖延伸花港港道,整理港墈,新建茶室一座,继续完成路、桥、亭、花架等建筑。1964年二期工程结束后花港观鱼景区的总面积增加到21.3公顷。1978年后,先后扩建牡丹园,完善芍药圃,整修蒋庄建筑,改建东大门,调整树木,增添地被植物种类。1979年,在大草坪树丛间新栽一批美国总统尼克松赠送的红杉树自繁苗。1984年,在鱼池东岸临水建竹结构观鱼廊,延伸池中,供人游憩。现在花港观鱼景区范围:东接苏堤,北倚西山,东南临小南湖,东北濒西里湖。
  二、元代钱塘十景
  西湖又名钱塘湖,元代有“钱塘十景”的说法,景目为:六桥烟柳、九里云松、灵石樵歌、冷泉猿啸、葛岭朝暾、孤山霁雪、北关夜市、浙江秋涛、两峰白云、西湖夜月。其中“两峰白云”、“西湖夜月”两景目与南宋西湖十景中的“两峰插云”、“平湖秋月”意思相同,所以后人常称“钱塘八景”。
  (一)六桥烟柳
  在苏堤。清雍正《西湖志》卷三:“六桥一名映波,一名锁澜,一名望山,一名压堤,一名东浦,一名跨虹,在苏堤上。宋苏轼筑堤为桥以通南北路,沿堤植柳,轼诗所谓‘六桥横截天汉上,大堤杨柳多昌丰’是也。柳性宜水,其色如烟,烟水空濛,摇漾于赤栏桥畔,史称望之如图画,信然。”(参见苏堤春晓条)
  (二)九里云松
  在洪春桥至灵隐合涧桥前一段,全长约2公里。清雍正《西湖志》卷三:“唐刺史袁仁敬植松于行春桥(即今洪春桥),西达灵竺,路左右各三行,每行相去八九尺,苍翠夹道,阴霭如云,日光穿漏,若碎金屑玉,人行其间,衣袂尽绿。今旧松多不存,而新植者已渐如偃盖,时时与灵山白云相接,故日云松。”民国以后,路两旁松树逐年衰败。抗日战争期间,杭州沦陷,侵占杭州的日军作扫荡式砍伐,九里松幸存的松树被砍伐殆尽。解放后,九里松经两次补植与整理,先一次在两旁栽植无患子等行道树;后一次征用洪春桥至灵隐沿路两边土地各40米,行道树改栽马尾松。70年代松毛虫毁坏松林,又改种从美国引进的松树。
  (三)灵石樵歌
  在灵石山、棋盘山一带,旧时以樵夫伐木山间,空谷回响的情景取名。今山林茂密,封山育林,伐木景象早无。灵石山在西湖乡双峰村后(西),海拔97米。清雍正《西湖志》卷三:“灵石山在南山栖真院之上,旧名积庆山,山上多奇石,时时见瑞光,故曰灵石。中有坞曰灵石坞,路最深窈,人迹罕至,惟樵子往来其间,山歌一曲,辄与樵斧丁丁相应答,岩石皆响,真山中之清籁也。”
  (四)冷泉猿啸   
  在飞来峰北麓呼猿洞。清雍正《西湖志》卷三:“冷泉在云林寺外飞来峰下,峰有呼猿洞,宋僧智一善啸,尝养猿山中,临涧长啸,声振林木,则猿毕集,谓之猿父,故峰下至今多猿,时时闻啸声。”因以名景。明代以后,山中猿已少见,清代基本绝迹,猿啸绝响。
  (五)葛岭朝暾
  在葛岭之巅初阳台,以每年夏历十月初一晨观日出称胜。清雍正《西湖志》卷三:“初阳台踞葛岭之顶,平衍可数亩,旧志称十月之朔、海日初出,炯然可观,盖地势既高,直望东北海际。当日轮乍起,微露一痕,瞬息间霞光万道,天半俱赤,红若琥珀,大如铜盘,光景离奇,倏然变幻,不可端倪,故有东海朝暾之目。”今初阳台重建于1959年。50年代后,多次整修登初阳台的游览道路,1979-1985年又先后大修初阳台游步道。
  (六)孤山霁雪
  泛指雪后初晴孤山一带景观。清雍正《西湖志》卷三:“孤山,兀峙水中,后带葛岭,高低层叠,朔雪平铺,日光初照,与全湖波光相激射,璀灿夺目,故似霁雪胜。每当彤云乍散,逻旭方升,或蜡屐冲寒,或孤篷冒絮,由岁寒岩经卢洽庵侧人西泠桥,楼台高下,晶莹一色,群峰玉立,回合互映,恍如置身瑶台琼圃之上也。”
  (七)北关夜市
  系旧时武林门北运河两岸街市夜景。当时外地游西湖者,晚间返归多集于此,因而成景。清雍正《西湖志》卷三:“盖水陆辐辏之所,商贾云集。每至夕阳在山,则樯帆卸泊,百货登市,故市不于日中而常至夜分,且在城闉之外,无金吾之禁,篝火烛照如同白日,凡自西湖归者,多集于此,熙熙攘攘,人影杂沓,不减元宵灯市。”
  (八)浙江秋涛   
  泛指钱塘江一带夏历八月观潮景观。南宋时观潮以江干至六和塔、凤凰山、吴山为观赏佳处,明代以后逐渐东移,近200年来以海宁盐官镇一带最盛。20世纪60年代以后,随着钱塘江的整治和海涂围垦,江道有所变迁,潮水改道南靠,在江干至之江口和萧山沿江一带都可以欣赏到浙江秋涛的壮观。钱塘江又名浙江,《南华经》载:“浙河之水,涛山浪屋,雷击霆砰,有吞天沃日之势。”《水经注》:“江川急浚,兼涛水昼夜再来,来应时刻,常以月晦及望尤大,至二月、八月最高,峨峨二百丈有余。”清雍正《西湖志》卷三:“浙江亦名曲江,枚乘《七发》云‘观涛于广陵之曲江’,以江势三折,故名曲焉。凡江皆有潮,而观涛独于浙江者,由海潮逆流而上,受龛、赭二山约束,蹙不得骋,与山争势,汹而为涛。或言其下有沙,横亘南北,隔碍洪波,起而为涛。一日夜再至,历四时皆同,而秋八月尤盛。方起时,遥望海门,白光一线。少焉,霜戈银界,万马腾空,雷击霆砰,震天沃日,流珠溅沫,飞洒天半,大地若为之动摇。”杭州观潮之风,始于唐,盛于南宋,以每年夏历八月十八为最,并由此生发,形成种种传统人文活动景观。
  (九)两峰白云
  见南宋西湖十景“双峰插云”。
  (十)西湖夜月
  见南宋西湖十景“平湖秋月”。
  三、清代西湖十八景、杭州二十四景
  清《湖山便览》卷一:“雍正间,总督李卫浚治西湖,缮修胜迹,复增西湖一十八景,目曰:湖山春社、功德崇坊、玉带晴虹、海霞西爽、梅林归鹤、鱼沼秋蓉、莲池松舍、宝石凤亭、亭湾骑射、蕉石鸣琴、玉泉鱼跃、凤岭松涛、湖心平眺、吴山大观、天竺香市、云栖梵径、韬光观海、西溪探梅。”十八景分布范围较广,遍及西湖山、湖、洞、泉、石、庭园等等,内涵既有自然风光,也涉及民间风俗,其中多数系由传统景点、景物发展而成,也有部分为当时新辟的景点。西湖十八景现多数景目或名存实亡,或为新景所取代。
  清乾隆后期,因乾隆皇帝南巡杭州游览时常有品题赋诗而列成杭州二十四景。景目取雍正间西湖十八景中之景点十三,另加景点十一而成。景名分4字、3字两类。二十四景目:为湖山春社、宝石凤亭、玉带晴虹、吴山大观、梅林归鹤、湖心平眺、蕉石鸣琴、玉泉鱼跃、凤岭松涛、天竺香市、韬光观海、云栖梵径、西溪探梅、小有天园、漪园湖亭、留余山居、篁岭卷阿、吟香别业、瑞石古洞、黄龙积翠、香台普观、澄观台、六和塔、述古堂。
  (一) 湖山春社
  在栖霞岭南麓。清雍正《西湖志》卷四:“湖山神庙在岳鄂王祠西南,前临金沙涧,后为乌石峰,有泉发自栖霞山,涓涓下流,仗榛莽中,上多桃花,名桃溪。雍正九年,总督李卫相度地形,芟芜涤秽,虚明闲敞,爰创祠宇,奉湖山之神。”《湖山便览》卷三:“湖山神庙在竹素园左,雍正九年与园同建。李公记略日:《河图括地志》言,川德布精上为星,西湖之胜,岂独无列宿主之。又《典术》东方岁星为杏,《春秋运斗枢》玉衡之星散而为桃,草木之敷英,皆列宿之精所化。西湖自正月至十二月,无月无花,无花不盛,亦必有主之者已。爰辟祠宇,中奉湖山正神,旁列十二月花神,加以闰月,各就其月之花,表诸冠裳,以为之识,且设四时催花使者于湖山神之旁焉。三春之月,都人士女竞集于此,画鼓灵箫,喧阗竟日,  目曰湖山春社。”清咸丰末毁于兵燹,光绪中改为蚕学馆。今属“曲院风荷”景区范围。
  (二)功德崇坊
  在清波门外原表忠观(钱王祠)前,今柳浪闻莺公园内。清雍正五年(1727年),李卫于表忠观前建石坊,题额“功德坊”,高耸湖岸,与祠宇花木相掩映。清雍正《西湖志》卷四:“祠前表以石楔,题曰‘功德坊’,俯临湖面,沙堤平坦,约数十亩,垂杨披拂,望如烟丝。万绿中丹宫碧殿掩映林表。每当旭日初升,霞光绚烂,湖波荡漾,晓雾迷离,恍见风马云旗,昭回肸蚃时也。”“文化大革命”初期石坊被拆除,石坊旁的荷花池也遭填没。
  (三)玉带晴虹
  在金沙堤。清雍正《西湖志》卷四:“金沙港在里湖之西,与苏堤之望山桥对,适当湖南北正中。雍正八年,总督李卫乐其形胜,作堤望山桥之北,名金沙堤,复于堤上构石梁以通里湖舟楫,因港中溪流湍激,设三洞以酾水,状如带环,故名。桥与关壮缪祠址相接。回廊绕水,朱栏倒影,金碧澄鲜,桥畔花柳夹映,上构红亭,飞革高骞,晴光照灼,如长虹卧波,横亘霄汉,与苏公六桥之跨虹后光辉映,弥觉烂然可观。”《湖山便览》卷三:“中设三洞酾水,上构飞亭,夹以朱栏,绕以花柳,晴波倒影,俨然长虹亘空,增修十八景目曰‘玉带晴虹’。”清末,桥亭毁去。桥1983年改建,并恢复桥亭,全部按清雍正间尺度、式样构造。桥墩仍照旧制呈三角形“分水”,远看似下垂带环。桥面行道石级分两行,中为斜坡。桥栏采用山东雪花白玉石,按原有图案雕刻夔风、波涛、莲花等花饰。桥亭重檐歇山,翘角飞举。桥长32米、宽9.4米,中孔净跨4.6米,两边孔净跨分别为3.2米,3米,为三跨石级桥。
  (四)海霞西爽
  在孤山。清雍正八年(1730年)李卫建“西爽亭”于此,因以名景。清雍正《西湖志》卷四:“圣因寺之右接孤山,西麓有高阜如平台,其下为宋时西太乙宫故址,上有挹翠堂、望海阁,今皆无考。雍正八年,总督臣李卫构亭其上,颜曰‘西爽’,盖孤山在西湖之西,而亭又在孤山之西,昔人谓:西山朝来致有爽气,当于斯亭得之。”今已不存。
  (五)梅林归鹤
  在孤山。清雍正《西湖志》卷四:“放鹤亭在孤山之阴,宋和靖处士林逋之故庐也,有墓在焉,上多古梅,旧传逋于孤山植梅三百本,岁久不存,而后人补植者,今已成林……。亭岁久圮。嘉靖中县令王釴重建,题曰‘放鹤’。”《西湖新志》卷一:“《孤山志》元时郡人陈子安,以处士当日不娶,以梅为妻;无嗣,以鹤为子。既有梅不可无鹤,乃持一鹤为孤山荣,并构亭于其地。‘梅林归鹤’为增修西湖景目之一。”
  (六)鱼沼秋蓉
  在湖中小瀛洲。清《湖山便览》卷三:“国朝雍正五年重建,前接‘三潭印月’亭,后为曲桥,三折而人,为轩三楹,又接平桥为敞堂,进为层楼,环池植木芙蓉,花时烂若锦绣。增修十八景所称‘鱼沼秋蓉’谓此。”今为三潭印月景观的一部分。
  (七)莲池松舍
  在孤山。《湖山便览》卷二:“雍正五年,浙抚李公卫以马公祠改建尼庵,仍祀嘉泽龙王像,以存旧迹。旁有白莲池,增修十八景谓之‘莲池松舍’。”民国时,尼庵精舍改建为楼阁。
  (八)宝石凤亭
  在宝石山。宝石山,山势有如振翅欲飞的凤凰,建于东峰的保俶 塔,又宛如凤首,亭踞塔西巨石,故名“来凤”。清《湖山便览》卷四:“宝石山形若凤,塔踞其巅,宛若凤昧。国朝雍正九年,李公卫就塔下建亭,额曰‘来凤’,增修十八景所谓‘宝石凤亭’也。”1950年后,亭依其旧制,多次修葺。今为“宝石流霞”景观一部分。
  (九)亭湾骑射
  在涌金门外,今儿童公园至湖滨公园一带。清代驻防杭州的旗营兵将,常在此演习骑射。清雍正《西湖志》卷四:“出涌金门沿湖而北,稍折而西,水流湾曲,旧有亭,久废,名亭子湾,倚城面湖,延缘数百步,平沙浅草,可容骑射。”《西湖新志》卷二:“在涌金门北城湾,俗称黑亭子,下有明沟二道,一名‘集贤水笕’,一名‘集贤后闸’,皆引湖水人城灌六井通清河者,亭久圮。雍正间李卫重构射亭,为较阅之所,曰‘亭湾骑射’,为增修西湖景目之一。今城毁而亭亦与之俱毁矣。”民国时期,辟为民众体育场、民众教育馆。1950年后,先后辟为涌金公园、儿童公园、湖滨一公园的一部分。
  (十)蕉石鸣琴
  在丁家山。清雍正《西湖志》卷四:“丁家山在金沙港西南,上有岗阜,俯瞰全湖,与北岸之乌石峰、栖霞岭相拱揖。国朝雍正九年,总督李卫既修浚西湖,爱芟刈榛秽,辟蹬道数十级,延缘而登。于半山置亭,以为憩息之所,更上为八角亭,题小序为额,亭外悬崖数仞,护以石栏,黛色波光,如在阶土戚。更进为肪室数楹,窗槛玲珑,湖渌远映,恍疑乘槎天汉。舫前奇石林立,状类芭蕉,题曰‘蕉石山房’。石根天然一池,泉从石罅出,氵+虢(huo音货)氵+虢(huo音货)作声,演清漾碧。临池复置小轩,颇极静洁。”《湖山便览》卷九:“蹬道之南壁高丈许,前一巨石,卓立如屏,遂称蕉屏。屏以内庋石床、石几,冷然虚应,雅宜鼓琴,目曰‘蕉石鸣琴,。”《西湖新志》卷二:“时  焦尾琴作‘梅花三弄’,古音疏越,响入秋云,高山流水,辄于此间遇之”。今属西湖国宾馆(刘庄)范围内,“蕉石鸣琴”四字可寻。
  (十一)玉泉鱼跃
  在玉泉。清雍正《西湖志》卷四:“泉上建亭,榜曰‘洗心’,左右夹以回廊,环以曲槛,游人凭槛而坐,鱼亦不惊”。《西湖新志》卷一:“又有翡翠鱼,长约尺余,咸丰时有三尾,近存其一潜伏池底,偶然游泳得一见之。乾隆御题已有翡翠之名,盖三百年物也。有屋三楹,榜曰‘鱼乐国’,旁曰洗心亭、皱月廊,池有小石塔。‘玉泉鱼跃’为增修西湖景目之一。”清代,泉池三面环建僧房,设隔窗。“鱼乐国”三字为安徽杨见心拓自安徽休宁古城放生池畔石碑。民国时期,泉池三面隔窗拆除,改为茶廊,供游人品茗赏鱼景。1964—1965年,玉泉景点全面改建,浚修三处泉池,空间布局基本不变,观鱼处略作扩大。‘鱼乐国’作为玉泉主景区,充实休息、饮茶、观赏巨鱼等内容。“晴空细雨”景区,以玩赏珍贵金鱼、精美盆景为内容。今日玉泉,昔日寺庙旧貌已无迹可寻,成为一处开朗空透、具有园中园风格的景点,划人杭州植物园管理。今泉池长20米,宽10米,深约1米,蓄青鱼、红、黄、白各色鲤鱼数百尾。1950年后,因附近挖深水井,天然泉源消失。
  (十二)凤岭松涛
  泛指凤凰山、万松岭成片松林景观。清雍正《西湖志》卷四:“万松岭在凤凰山上,夹道栽松。南宋时密迩宫禁,红墙碧瓦,高下鳞次,上有门曰‘万松坊’。州城既改,平为大涂,而松亦无几。”《湖山便览》卷十:“在凤凰山北,旧夹道栽松……,许浑舟次武林,亦有‘十里万株松’句。又岭下旧多腊梅,苏子瞻‘万松岭下黄千叶,玉蕊檀心两奇绝,是也……,州城既改,荡为空山,松亦无几。赵希远尝绘有〈万松金阙图〉,其岭分里外二重……。国朝雍正八年,议者以岭为会城来脉,且属南北上下通衢,宜培荫木,当事补植万松,以还旧观,增修十八景目曰‘凤岭松涛”’。民国时期,林木已日见减损,经抗日战争时期杭州沦陷的砍伐,万松岭已山无林荫。1950年后,杭州市人民政府在岭上全面营造马尾松,松林又逐渐成荫。   
  (十三)湖心平眺
  指西湖外湖湖心亭景色。《西湖新志》卷一:“湖心亭居全湖中心,绕亭之外皆水,环水之外皆山,所谓太虚一点者,实踞全湖之胜,是以‘湖心平眺’为增修西湖景目。惜今仅存旧屋数椽,废圮不治,游人鲜有至者。”1952年,发现亭屋圆柱为白蚁蛀空,1953年重建。
  (十四)吴山大观
  在七宝山之巅。《湖山便览》卷十二:“大观台在七宝山绝顶,石面砥平,明胡宗宪尝建亭其上,寻圮。郡人以其基方广有类平台,可畅登眺,遂以大观台呼之,实无台也。清康熙二十八年圣祖仁皇帝御制《登吴山》诗,有司于七宝山建楼勒碑,遂称楼为‘大观台”’。《西湖新志》卷三:“雍正五年,以楼改龙王庙,仍建亭于七宝山崇奉御碑,又称亭为‘大观台’,增修景目曰‘吴山大观’。”《说杭州》第四章称十八景内无“吴山大观”,另列“沙屿流金”,系指金沙港而言。
  (十五)天竺香市
  指上、中、下天竺每年春季香客云集成市。香市起于花朝,尽于端午,自宋以后,至清代臻于极盛,民国时期稍衰。清雍正《西湖志》卷四:“由下竺而进,夹道溪流有声,所在多山桥野店。方春时,乡民扶老携幼,焚香顶礼以祝丰年。香车宝马络绎于道,更有自远方负担而至者,名曰‘香客’。凡自普陀回向未有不至此者。三寺相去里许,皆极宏丽,大士宝像各有化身,不相沿袭。晨钟暮鼓,彼此间作,高僧徒侣,相聚焚修,真佛国也。”1949年后香市渐趋冷落。1980年后随着农民生活日见富裕和旅游业兴起,香市又复再现。
  (十六)云栖梵径
  在云栖。《西湖新志》卷二:“莲池《寺记》云栖坞,五云山有五色云,已而飞集山西坞中,经久不散,因以名坞。沿坞竹树茂列,游人品为湖山第一岙区,增修景目‘云栖梵径’。”清雍正《西湖志》卷四:“行久渐闻钟磬声,则云栖寺在焉……。每至中宵,梵呗之声不绝,朝鱼暮鼓,与天籁相应答,游人至此,豁然心开,万虑顿释。”
  (十七)韬光观海
  在韬光。韬光地处高旷,唐代即为远眺钱塘江人海之地。清雍正《西湖志》卷四:“上至寺顶,有石楼方丈,正对钱塘江,尽处即海,洪涛浩渺,与天相接,十洲三山如在目睫,故唐人宋之问诗有‘楼观沧海日,门对浙江潮’之句。又杨巨源诗亦云:‘曾过灵隐江边寺,独宿东楼看海门。’赋灵隐者多矣,写景工妙无以逾此。”《湖山便览》卷五:“……韬光庵……,萧士玮{南归日记)云:初至灵隐求所谓‘楼观沧海日,门对浙江潮’者,竟无所有,至此,乃了了在目矣,世称‘韬光观海’,以此,乾隆十六年御题佛堂额曰‘云澄日观’。”韬光庵1950年后几经整修。此处殿堂亭阁,因山而建,玲珑曲折,极尽雅致。今庵内有白云深处、涌芬阁、韬庵、一瓯亭等。还有吕纯阳炼丹台遗址,观海亭、候仙亭,维摩洞等胜迹。
  (十八)西溪探梅
  旧时老和山以北,由古荡向西至留下约9公里的水网地带,统称西溪,与孤山、灵峰并称西湖三大赏梅胜地。清雍正《西湖志》卷四:“自古荡而西,并称西溪,曲水弯环,群山四绕,名园古刹,前后踵接,又多芦汀,沙涂重重隔断……。其地宜稻、宜蔬、宜竹,其水宜鱼,而独盛于梅花,盖居民以梅为业,种梅处不事杂植,且勤加修护,本极大而有致,又多临水,早春花时,舟从梅树下人,弥漫如雪,更有湘英、绿萼,花种不一,以永兴寺前二株为最。”30年代初,西溪仍为游赏之地,交芦庵等庵堂均接待游人,供应茶水与素面。抗日战争期间,杭州沦陷,西溪景观日渐败落。今西溪部分地区已成为工厂、民居稠密之地,部分地段规划为杭州高新技术开发区,仅古荡镇以西及蒋村一带尚可见田园水乡风光,而梅树已鲜见。“西溪探梅”已成为历史景目。
  (十九)小有天园
  在南屏山麓。清《湖山便览》卷七:“旧名壑庵,郡人汪之萼别业,石皆瘦削玲珑,似经洗剔而出,可证晁无咎洗土开南屏语。契嵩所称幽居洞等迹,皆萃于此。盖此实南屏正面也。有泉自石罅出,汇为深池,游人称赛西湖。乾隆十六年圣驾临幸,御题曰‘小有天园’。二十七年又题半山亭曰‘胜阁”’。建筑早废,遗迹今仍可寻。
  (二十)漪园湖亭
  在今西子宾馆内。《湖山便览》卷七:“甘园西址,明末为白云庵,岁久覆圮。国朝雍正间郡人汪献珍重加葺治,易名慈云,增构亭榭,杂莳卉木,沿堤为桥,以通湖水。乾隆二十二年圣驾临幸,御题‘漪园’二字为额。”《西湖新志》卷八引《新西湖游览志》:“园中水木清华,交映绀碧,天光云影,绝底明漪。寺后丛植万花,浓淡相间,山石荦确,堆垒玲珑,而一径通幽,别成风景,棋枰琴榻,位置得宜,左祀月下老人。”园已不存,遗迹可寻。
  (二十一)留余山居
  在南高峰。清《湖山便览》卷八:“在南高峰北麓,由六通寺循仄径而上,灌木丛薄中,奇石林立,不可名状。山阴陶骥疏石得泉,泉从石壁下注,高数丈许,飞珠歕玉,滴崖石作琴筑声,逐于泉址结庐,辅以亭榭,由泉左攀陟至顶为楼,曰‘白云窝’,楼西为台,以供眺览,曰‘流观台’。台下洞壑窈窕,稍得平壤数弓,为堂三楹。乾隆二十二年圣驾临幸,赐题‘留余山居’四字为额。”《西湖新志》卷二:“有望湖楼、江亭、听泉亭诸胜。”今已不存。
  (二十二)篁岭卷阿
  在龙井。《西湖新志》卷二:“龙井在凤篁岭巅……。清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兴复古迹,堂轩泉石,焕然鼎新。明年高宗临幸,题前堂额曰‘篁岭卷阿’。”
  (二十三)吟香别业
  在孤山路。《湖山便览》卷二:“在陆宣公祠后,亦名勾留处。国朝范忠贞公承漠以浙抚升任福建总督,去浙时,取白乐天句‘勾留处’三字于湖心亭。寻公死耿逆之难,浙人哀思,于孤山路建祠崇祀。康熙二十八年移字悬祠前亭上,亭临方池。公子时崇为福浙总督,悉栽荷池中,周缭石垣,临池增建水阁,辅以舫斋,环以曲廊,左构重楼,后起高轩,遂成湖上胜地。初公子尝于盛夏过湖堤,适荷花盛开,触事行吟,得绝句十首,邦人刻石于此,因称吟香别业。”今已不存。
  (二十四)瑞石古洞
  在紫阳(瑞石)山,又名紫阳洞、雪风洞。清雍正《西湖志》卷六引《成化杭州府志》:“在橐驼峰之侧。”明《西湖游览志》卷十二:“雪风洞,谽谺曲径,履舄所涉,栩栩然觉有仙风焉。”
  (二十五)香台普观
  在葛岭山麓玛瑙寺。清《南巡盛典》:“乾隆四十四年、四十五年、四十九年,高宗南巡,三次游寺,题诗作文,增筑寺宇,题额曰‘香台普观’。”
  (二十六)澄观台
  在将台山顶。清乾隆二十九年(1764年)浙江巡抚熊学鹏疏剔泉石,葺治亭宇,恭迎高宗弘历巡游。乾隆皇帝题额“澄观台”。堙圮已久。
  (二十七)述古堂
  在孤山西泠印社内,因清乾隆皇帝题额而名。《民国杭州市新志稿》卷二十五:“在孤山六一泉左,即广福寺旁。巡抚三宝浚治西湖告成,勒碑纪事,即其地为树碑之所。地为柏堂、竹阁故址,因移建还其旧迹。清乾隆题有‘述古堂’。”
  四、新西湖十景
  新西湖十景,为云栖竹径、满陇桂雨、虎跑梦泉、龙井问茶、九溪烟树、吴山天风、阮墩环碧、黄龙吐翠、玉皇飞云、宝石流霞。1984年《杭州日报》社、杭州市园林文物管理局、浙江电视台、杭州市旅游总公司、《园林与名胜》杂志5单位联合发起举办新西湖十景评选活动,得到杭州炼油厂、杭州啤酒厂、杭州中药二厂、杭州橡胶厂、杭州电视机厂、杭州牙膏厂、杭州电风扇总厂、杭州洗衣机总厂、杭州利民制药厂等9家企业赞助,并邀请夏衍、吴冷西、王朝闻、刘开渠、常书鸿为景名评选委员会顾问。全国各地有10万余人参加,共提供7400余条西湖景点,最后评选出10处景点,并由陈云题书“云栖竹径”,陈叔亮题书“九溪烟树”,赵朴初题书“虎跑梦泉”,李长路题书“黄龙吐翠”,刘海粟题书“满陇桂雨”,王蘧常题书“玉皇飞云”,王个簃题书“龙井问茶”,萧娴题书“宝石流霞”,费新我题书“吴山天风”,沙孟海题书“阮墩环碧”。1985年9月起由杭州市园林文物管理局先后在10处景点竖立景碑或镌刻景名。
  (一)阮墩环碧
  在西湖外湖中,位于湖心亭西,阮公墩为湖中三岛之一。清嘉庆五年(1800年),浙江巡抚阮元疏浚西湖时以所挖葑泥堆叠成岛,俗称“阮滩”。岛南北长34米,东西宽33米,面积0.57公顷,因地势低平,土质松软,180余年间岛上无建筑,杂树荒草丛生,成为候鸟栖息地。民国23年(1934年),杭州市童子军理事会曾一度辟为童子军营地。1952—1958年间疏浚西湖时,岛四周加添乱石护岸,面积稍有拓宽。1977年,岛四周驳墈 ,再次扩大面积并加填客土。1981年,又在岛上添客土1000余吨,开始建“环碧小筑”。“环碧小筑”建筑,采取竹结构茅舍形式,以轻型钢骨作屋架,利用盘根错节的表土层,无需打椿,建筑体量适中,给人以轻巧、简捷、淡雅、朴素之感。全岛布局:岛中心为一片林间空地,偏西北由厅堂、曲廊、矮篱、柴门组成院落。东南岸边为船埠,东北部岸边置一用杉树皮结顶、棕榈作柱的圆亭,取名“忆芸”(纪念阮元意思)。堂名“云水居”,堂内挂有“胜地重新在红藕花中绿杨荫里;清游自昔看长天一色朗月当空”一联,为阮元所作。小小岛屿漂浮于粼粼碧波之上,遮掩在花木丛中,犹如碧玉盘中一颗晶莹翡翠。“阮墩环碧”景名由此而来。整个环境,远山近水,开阔明朗,清逸幽静。阮墩环碧庭园设计获1985年国家城乡建设部优秀设计二等奖;浙江省优秀设计一等奖。1982年建成,开放初期辟作湖上第一处垂钓区,游人可登岛品茗、垂钓。1984年起,岛上举办“环碧庄”仿古旅游,在西湖夜游活动中颇受欢迎。
  (二)宝石流霞
  在宝石(保俶)山。宝石山为西湖北岸屏障,山体属火成岩,石色赭红,日光映照,如流霞纷披,景名意出于此。宝石山巅为观赏西湖全景胜地之一,多有历代名胜古迹留存,著名的有保俶塔、屯霞石、落星石、秦皇缆船石、来凤亭、初阳台、川正洞、蹬开岭等。
  (三)黄龙吐翠
  在栖霞岭后扫帚坞,即黄龙洞。清代“杭州二十四景”中有“黄龙积翠”一目,“黄龙吐翠”景名脱胎于此,用一“吐”字,突出贴泉池巉崖间龙口喷水,珠帘倒挂的特有情景。黄龙洞在宋、元、明、清代皆为佛教胜地,民国初期改为道观。此处前为庭园,后有洞壑,融真山假山,自然景色与人工建设为一体,为期上雅幽园林之一。黄龙洞现存的格局及主要建筑、山石、水池,均系民国11年(1922年)广东道教会徒众出资修葺。是年,黄龙洞住持卢小嘉还俗,将洞产转售于广东道教会。黄龙洞的假山,全部用浑重的黄沙石依天然山势叠成,为西湖假山洞景中规模最大者。假山半腰系人工砌成的山洞,称“黄龙古洞”,内奉石刻黄龙祖师像。山顶为“卧云洞”,常有雾气弥漫。泉池旁一块玲珑山石,正面刻“有龙则灵”,背面刻“水不在深”。“文化大革命”期间,黄龙洞破坏严重,雕塑被毁,龙头与部分年久失修的住房及木结构曲廊遭拆除,又因开挖防空洞,截断了龙口吐水的水源。1978年后,杭州市园林管理局整修头殿、大殿、侧殿,并在大面积封闭的山墙上,置9个神态各异的云龙花饰漏窗,将大门两旁山墙改为黄色龙墙。重塑龙头,断流的泉水代之以自来水,恢复黄龙吐水景观。重修水池旁“鹤止”、“香雪”二亭及部分曲廊。新建“翠云亭”和山岗的“翠霭亭”。又利用原香客住房的院落基地,辟建“方竹园”,种植方竹、凤尾竹、紫竹、罗汉竹等观赏竹。
  (四)玉皇飞云   
  即玉皇山。玉皇山北向西湖,南近钱塘江,东接凤凰山,西连南屏、大慈诸山。山体挺拔高耸,山顶常有云雾飞绕,因以名景。玉皇山在南朝梁时已有佛寺,五代吴越国时经全面开发,后唐同光二年(924年)开通山东麓慈云岭蹬道,又建祭天所用的“登云台”及阿育王寺等佛寺。至南宋,寺庙更有所拓展。明代,玉皇山寺庙改为道教官观,山顶福星观及慈云宫在清代极为兴盛。民国时期续有开拓。全山自然、人文景观荟萃,《玉皇山志》载有“倚亭望仙”等玉皇山六十四景景目。山上建筑分布于山顶与山东麓慈云岭一带,建筑面积约2110平方米。1956年,山顶及慈云岭、紫来洞的建筑物均加整修。1978年,新辟长4.23公里玉皇山游览车道,并整修全山建筑。福星观改建为一座大院套小院、高低错落的庭苑。中部正厅(原玉皇宫)正面壁上嵌设玉龙木刻浮雕,四周陈列星象石碑,两廊为介绍有关天文科学知识的橱窗。原南天门改为进厅,墙上嵌刻“玉皇山”金色三字,厅壁绘制巨幅《群仙极乐图》彩色壁画。新建“登云阁”,游人可由螺旋转梯登阁远眺。修建福星观素菜馆,餐厅内壁绘有西湖神话故事玉龙、金凤与群仙共舞的大型壁画。山顶配套设施的厨房、宿舍、贮藏室、厕所,隐设于地下层。山南坡与紫来洞,新建水池、泵房,引自来水至山顶,结束山顶用水靠雨水汇集的历史。整理“天一池”庭院与慈云岭敞厅。调整紫来洞前花木,补植香樟、、樱花、桂花、紫薇等观赏花木。改建飞云茶室,在此品茗赏景,可睹晨雾舒展或宿雨初晴时的烟雾轻飘,乱云飞渡,之江三折和六和塔雄姿,忽隐忽现。
  (五)满陇桂雨
  在满觉陇村、石屋洞前一带。满觉陇因古有吴越佛寺满觉院(初名圆兴院)而得名。满觉陇俗称满家弄,明清时盛产桂花,为西湖著名赏桂胜地。抗日战争杭州沦陷期间,桂花树被大量砍伐,仅剩少数农家屋前屋后几株老树。抗日战争胜利后稍有恢复。1950年后,新种植一批桂树,至1955年前后,连同老树,数达万株,其中树龄最长的约200年,最大植株盛花年可收桂花一石,桂花成为当地村民重要的经济收入。60年代初,杭州市园林管理局在石屋洞旁建茶室、小卖部,在新建的门楼两旁,置雕塑圆窗。1980年,又在石屋洞西侧,扩建比石屋洞旧有范围大二倍的院落,内建三座高低错落、歇山翘角屋面的“桂花厅”。主厅(茶室)四周,卷棚回廊,配以青石雕花栏杆,粉墙上点缀“飞天”漏窗,内庭掇山理水,与原有景物浑为一体。傍山筑石级通石屋洞顶,半山腰建有结构新颖的“吟香亭”,左通耸立洞顶、似可擒云的“摛云亭”。新院落与石屋洞前庭既隔又联,互相映衬。1983年,桂花以香飘十里的优势,又是杭州乡土树种,被评选为杭州市市花。此后满觉陇、石屋洞赏桂更甚,再现清代丁立诚《满觉陇担桂》诗中“桂花蒸过花信动,桂花开遍满觉陇,卖花人试卖花声,一路桂花香进城”的情景。
  (六)虎跑梦泉
  在大慈山西山岙。以虎跑泉为主景,包括原虎跑建筑群落、山林泉池和新辟庭院、雕塑及李叔同纪念馆等设施,为西湖一处融自然、人文景观于一体,具有鲜明林泉特色的胜景。虎跑泉在大慈山旧定慧禅院(虎跑寺)内,地质学上属裂隙泉,水源旺盛,水质优良,其形成与当地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有关。虎跑泉与龙井、玉泉、郭婆井、吴山大井,并称杭州五大“圣水”。更因虎跑泉水质特别纯净,世人将虎跑泉与龙井茶叶誉为“西湖双绝”。虎跑泉水表面张力大,水高出杯口3毫米而不泄溢,可供游人用钱币试水取乐。1980年以前,原虎跑寺建筑面积约400平方米,有纵横两座庙堂,南北向为老定慧寺,东西向为虎跑寺。两寺均为三进三级前、中、后殿,各有一套完整佛像。50年代初,虎跑寺头山门为三开间,一门两屋,进门左右为哼哈二将佛像。山门后空地有宋代石经幢二座,分布左右。“文化大革命”期间,佛像、经幢与寺内苏东坡游虎跑诗刻,明代璐王《兰花诗》画碑,五百罗汉线刻石像,罗汉亭、济公塔院,先后被毁坏或拆除。1981—1983年,分两期全面整修和改建,在原虎跑寺三大殿后祖师殿基地椤严塔高台上,新添长9米、高5米“梦虎”雕塑一组。塑像为唐代性空(即寰中)僧,双目微闭,手捻佛珠,安详侧卧,右侧塑有两虎作跑地作穴状。山石上篆刻“梦虎”二字,为顾廷龙书。雕刻形象地表达虎跑泉乃是“南岳童子泉,当遣二虎移来”的神话传说。雕塑左后方崖壁上有沙孟海榜书“虎移泉脉”石刻。新建与整修的建筑有钟楼、罗汉亭(内置重新复制的五百罗汉线刻像)、济公殿、虎跑菜馆、济公塔院等。并在原虎跑寺中殿辟建李叔同(弘一法师)纪念馆。,“滴翠崖”上有李叔同墓塔。
  (七)九溪烟树
  泛指九溪十八涧一带。清《湖山便览》卷九:“《临安志》云:九溪在烟霞岭西南,通徐村,出大江,北流达龙井。按溪自岭下杨梅坞发源,西南流会青湾、宏法……以达徐村,以其九水合成,故谓之‘九溪’。”《西湖新志》卷二:“九溪所会支水九派,凡其末人溪处,皆号曰涧。会溪之口,只九数,当其穿绕林麓,并括细流,不知凡几,约而举之,乃以十八为数,言其倍于九也。”民国36年(1947年),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两次到九溪作冰川考察,发现古代冰川遗迹,认为距今二三百万年前第四纪时,杭州西湖尚为一片冰雪世界,当时下龙井是一处储水盘谷,承受大量冰雪,经九溪十八涧东南流出,形成九溪十八涧峻险地段。民国期间,九溪十八涧一带有二、三私家茶庄,卖茶水并供应西湖藕粉、桂花糖等。茶庄所备桌椅不多,春秋佳日,游客以涧边石块权充桌椅。1953~1959年,杭州市政建设部门在此筑水池,建青少年科普教育用的水力发电站。整理九溪十八涧沿途山林环境,通车道路,修建登山步道与“望江亭”。1975年以后,园林部门分4期改造和新建九溪菜馆、茶室、接待室;整理山林环境,疏浚泉池,筑水坝,架画桥,布蹬道,造亭子,扩大游览面积。
  (八)龙井问茶
  泛指龙井古迹、风光与龙井茶事。《西湖新志》卷二:“龙井,在风篁岭巅,流泉活活,四时不绝。《资治通鉴》名龙井,《方舆纪要》曰龙湫,《图经》言本名龙泓。南宋乾道元年孝宗奉高宗,临幸是山,酌泉井上。咸淳五年潜说友篆刻‘龙井’二大字于石上。秦观作《龙井记》,米芾书,今有董其昌摹本存焉。元丰间往来山中者,秦、米而外,更有赵阅道、苏子瞻、子由、杨无为、黄山谷、廉宣仲诸公,一时推为极盛。清乾隆二十六年,兴复古迹,堂轩泉石,焕然鼎新。明年高宗临幸,题前堂额曰‘篁岭卷阿’,后堂额曰‘清虚静泰’,又题‘过溪亭’、‘涤心沼’、‘一片云’、‘风篁岭’、‘方圆庵’、‘龙泓涧’、‘神运石’、‘翠峰阁’八额,称‘龙井八景’。”龙井有二,风篁岭前称里龙井,俗呼下龙井;过岭为外龙井,俗呼老龙井。今里龙井在龙井茶室(原龙井寺)内,为一圆形泉池。外龙井一说在岭上翁家山北坡,井圈上刻有“龙泉”、“葛洪遗迹”字样,井上半部为人工修砌的石壁,中腰有盘角,可站立人。盘角以下井主要部分系自然形成的石壁、石洞,井下状似一间小屋,面积约20至30平方米。一说为18棵御茶坡地后面,原胡公庙旁山崖边的一水池,石壁上今尚刻有“老龙井”三字。1950年后,龙井风景点多次整修,开辟汽车道路,拆除改建庙宇,开辟茶室、商店,供游人品茗、休息。神运石、涤心沼、一片云等古迹仍在。龙井茶,明代年间即为西湖风景区著名特产之一。龙井品茗在北宋已成风气,元明间,人多以游龙井品茗为乐。清代,龙井茶列为贡品,声誉益隆。1980年后,龙井村等产茶地先后开展茶乡游乐活动,举办西湖茶叶节,为游人当场炒制龙井新茶,直接销售。
  (九)云栖竹径
  在云栖,人称湖山第一岙区,素以深山古寺,竹径磬声称胜。清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三十八年、四十二年及四十六年,康熙皇帝四到云栖,赋诗题额,并赐一株大竹名为“皇竹”,浙江地方官为此建“御书亭”、“皇竹亭”以记盛事。相隔43年后,乾隆皇帝南巡至杭,又六到云栖,原寺院壁间留有乾隆题诗刻石及明代董其昌书写的《金刚经》碑石。云栖竹林茂密,古树众多,周围有回耀峰、宝刀陇、青龙泉、圣义泉、金液泉、壁观峰,合称“云栖六景”。清末以后,云栖竹林屡遭破坏,不复旧观。抗日战争杭州沦陷期间,竹林更遭滥伐,几近灭绝。1950年后,在杭州市园林部门护理下,竹林逐步复壮,整修寺宇,开辟茶室。1960年,云栖等部分殿屋改建为杭州市总工会休养所;寺前两幢楼阁,整修为“冲云楼”、  “舒篁阁”,通往五云山的石级前新建“兜云亭”。1983年,全面整修由三聚亭至休养所的路面,拆去原云栖放生所紧贴竹径的旧建筑,共改线路200米,路面宽度加阔为2.8米,并按当年“御道”规格,用石板铺面,中间为米色平整石板,两侧用小方块石弹砌,弹石中间镶嵌混凝土仿青砖“路筋”,再用青灰色花岗石作路缘石,箍紧弹石,防止啃边。其余按原有路线整修。适当扩大入口处路面,建三楹石牌坊一座,额枋上刻“云栖”二字。沿竹径两旁的“洗心”、“回龙”、“双碑”(即御碑亭)、“遇雨”4座古亭与钺斧池,均整修一新。1985年9月,黑底白字的“云栖竹径”景碑,竖立于碑亭中央。
  (十)吴山天风
  泛指吴山范围内的名胜古迹。景名取意于元代萨都刺(天锡)《偕卞敬之游吴山驼峰紫阳洞》诗:“天风吹我登驼峰,大山小山石玲珑”;与近代秋瑾烈士(登吴山》诗:“老树扶疏夕照红,石台高耸近天风”。吴山山峦丘壑间多古树、井泉、岩石、洞窟,尤以庙宇众多著称,《儒林外史》等名著中,均有对吴山的描述。吴山上,四时八节,游人往来,摊肆买卖,有如一幅杭州民俗风情图。民国前吴山颇为热闹,自火车站、新市场相继出现后,  日渐冷落,山上风情则变化不多。今吴山犹存的古迹尚有历代兴建开辟的伍公庙、瑞石洞、感花岩、宝成寺,“第一山”摩崖石刻、麻曷葛刺造像及民国初的“云山万古”刻石等。1958年拆除部分庙宇,开辟登山车道。1963年改建太岁庙为“极目阁”、“茗香楼”,作为外宾接待休憩场所;改建药王庙为大众化茶室、评书场。添植大批松柏等常绿针叶树,修整“茗香楼”前有800年树龄的“宋樟”。辟建“十二生肖石”附近空地为花坛,四周加铺草坪。  
  1971-1987年间,新建“江湖汇观亭”,翻建宝成寺,整理麻曷葛刺等造像、刻石。原药王庙改建的茶室再改建为“吴山先贤堂”,展出历代先贤蜡像与彩色塑像、画像。铺设登山与山间游步道,补栽以香樟为主的常绿阔叶树,改善绿化环境。

来源:    作者:    编辑:    
【相关报道】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